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青的博客

反思人生,记录生活

 
 
 

日志

 
 

里分那些事儿(三):拉车人  

2012-02-24 22:33:51|  分类: 传记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一直到七十年代后期,在G胡同里分住着一些,按现在眼光来评价:出苦力的-----拉胶皮车的人。我现在回忆一下,整个里分大概有五六户是以拉车为生的家庭。这成了里分的一个主要职业群体。

       我们G胡同17号院的H大哥、19号院的Z姨、21号院的L大爷、11号院的S家夫妇以及纬六路上的L家。他们开始拉胶皮车都是自己联系活,然后给别人拉货送货,单干。文革时期,街道上把他们组织起来成立了运输队。这种集体组织实际上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原因是他们拉车人虽然是单干,但是干长了,大家彼此熟悉后,开始相互介绍活儿,进而慢慢形成了较为松散的带有互助性质的组织了。

        Z姨住我们院对门。这个院一共住着五家人。  Z姓夫妇住南屋。Z姨,犹如她的姓氏,长得高大白胖,身体很强壮。膝下有一儿两女,三个孩子。老公是一个老实厚道之人。我现在按他们的口音回忆,这一对夫妇好像老家是鲁南地区一带的人。Z姨也是我们里分拉车人中唯一的女性。Z姨因为是一个出苦力的拉车人,在那个年代那是当然的无产阶级。可就是这样的重体力劳动,也没有丝毫减少她对别人家好奇的心态。在里分里整个一个包打听。文革最初的那几年,她进来出去胳膊上都带着红卫兵的红箍,走路挺胸仰头。她是一个异常活跃的人,张家长李家短,她没有不知道的。

       那时我们家在里分基本属于被革命群众监督的家庭。什么人,何时来我们家,何时走的,这些信息对于很多自愿当群众监督者的都是最感兴趣的。很多时候,我们家都觉得奇怪。来家的客人前脚走,街道干部、派出所片警后脚就来了。以后,通过很多事情我们才逐渐知道,我们家周围是有许多义务眼睛的。  Z姨在里分活跃的角色,终于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一个夜晚与一名男人在四里山幽会时,被山上夜间巡逻者带进派出所而嘎然而止。从此,她在里分参与“公共活动”露脸的时候也越来越少了。其实,现在想起Z姨,我认为她是一个活的挺真实的人。人能吃苦,像一个男人支撑着全家。因此我一直对她挺有好感的。

       里分小胡同口的L家大爷,黝黑矮胖,身体壮硕。年轻时就从鲁西南农村来济南混穷,没有文化,没有技能,可有一身的力气,于是就成了一名拉大胶皮车的拉车人。L大爷的妻子,贤妻良母,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在我们家当了一个时期的保姆,帮我妈妈照看我姐姐。L大爷在里分有一个相好,我们称她为W娘娘。此事在里分里几乎妇幼皆知。W娘娘据说是一国民党姨太太,膝下有一女儿。解放初,其丈夫跑到台湾,抛下了妻女两人。W娘娘皮肤白皙,性格和善,主要收入靠给别人做点儿缝纫活维持生计。住的屋子面积虽小,可收拾的井井有条。W娘娘的女儿和姐姐是一对要好的小伙伴。《刘三姐》电影上映时,她俩相约一起到大观园电影院去看。看后,买了电影插曲的歌片,两个人天天在家学唱。

       拉车的 L大爷家有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儿子。文革遭难后,我们全家到了里分中蜗居。这期间,有许多和我年龄相仿的小伙伴和我一起玩,其中就有L大爷的儿子。记得我刚上中学时,学校里有一帮团伙,看谁不顺眼,就无故找事打人。我班里的一个同学和他们在一个街上住,关系很铁。奇怪地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得罪我这个同学了。一天下午课外活动时,我在操场打篮球,这一帮人直冲我而来,不由分说,就动手,那时幸亏我年龄小,腿脚敏捷,一看不好,拔腿就跑了。回到里分,我把此事给我们里分小伙伴说了,当时里分小伙伴都非常气愤。此事过了没有几天,一天下午上学时间,我这个同学在校门口被人痛打一顿,打得鼻青脸肿,眼睛成了熊猫眼,好几天没有敢来上学。我们班同学,包括我都很奇怪,因为这位同学在我们班年龄最大,整天驾着两只胳膊,拉着阔背肌走路,整个一个黑社会打手的形象,所以班里同学都躲着他。事后,我才知道,这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为我出气的人就是L家少爷。

       L家少爷也很争气,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学毕业后,子承父业,去运输公司上了班,当上了新一代的运输工人。那时,胶皮车已经淘汰了。他开上了当时济南满大街跑着的,俗称“颠哒孙”的柴油机三轮运输车。据说,现在L大爷的儿子在运输公司也早就成了领导,成了物流界的精英了。

       拉大胶皮车的人,这一个职业群体,反映的是一个时代。他们都是一些真实的人,凭自己力气养家糊口真实的人。随着文革的结束,时代的发展,在城市里,这个群体消失了。。。。。。在里分了,这些拉车人都是我的长辈,他们大部分人现在应该都是八十岁上下的人了。现在对于他们,我只能凭着记忆去寻找了。很多年了,我们家已经很少有他们的信息了。可是,我想,不管他们今天在何方,天堂还是人间,我都希望他们能快活,这就是我,也是我们全家人的最大心愿。。。。。。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