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青的博客

反思人生,记录生活

 
 
 

日志

 
 

“流氓”二哥(五)  

2009-03-15 19:38:46|  分类: 传记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济南火车站附近餐馆与流氓二哥分手后,二哥携小丽姐去了潍坊老家探望女儿。那时“流氓”二哥老家还有两位兄弟。两位兄弟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时被父母单位作为回乡知青下放到原籍的。二哥的女儿因为二哥整天在外流浪,居无定所,加之小丽姐一个单身知识青年也无法带一个孩子,于是两人商定把女儿送到了老家,交由弟弟们抚养。

    流氓二哥整日走南闯北,来去无踪,我不知他是怎样给家人联系的。但我知道他在学校牛棚劳改的父亲时刻挂念着他。流氓二哥的父亲是苏联华侨,毕业于苏联莫斯科一所大学,那是一所主要培养国际学生的一所大学。在苏联卫国战争时期,他父亲参加了苏联红军,因为作战勇敢,曾获得苏联颁发的军功奖章。

    记得好像是1976年春夏之季,我回那座古城,顺便想去看望一下流氓二哥的父亲,结果朋友告诉我你要想见流氓二哥父亲,最简便,而且还不会给你和老人都带来不便的办法,就是到离大学有三四华里的一个叫大庄的村庄。因为随着文革后期形式有所改观,他父亲由原来的体力劳动,改为为学校农场放牛。据知情朋友讲,他父亲每天必去大庄村放牛,时间一般在中午前后。

    见面那天我特意一早就去了大庄村。在那个村里正好有我父亲的一个学生,也是我很好的老大哥。到了这位大哥家里,我们兄弟喝着茶,聊着天,等候老人到村头放牛。为了怕有人监视跟踪,大哥一直让大嫂在村头等待观望。时间不觉就到了午饭时分,大嫂这时过来告知老人已经到村头放牛了。我和大哥急忙到了村头,老人见到我感到很是意外。老人给我说了没有几句话,就直接问我最近见没见过流氓二哥,知不知道他最近的情况。深深地父爱,对儿女的牵挂溢于言表。我告诉了老人我所知道的二哥所有最新的信息。老人让我转告二哥,他希望二哥最好能偷偷回家一趟,他确实很想念他......

    这次与二哥父亲见面也就半个多小时,可我确实有一种地下工作者接头见面的感觉。紧张、刺激,以及见到老人的激动.......

    我与老人见面回到济南不久,就收到了流氓二哥的来信。他的来信使我对流氓二哥的生存状况消除了担心。因为他在信里告诉我,现在他已经“洗手从良”。从信封地址我知道了流氓二哥已漂流到黑龙江的亚布力。在遥远的北疆,他凭着自学的木匠手艺,给人家打家具维持生计.......

    再后来,在他给我谈起在黑龙江亚布力做工一年多岁月的只言片语中,我影影绰绰感觉到在那里生活期间,有一个女人始终在伴随着他......。要不然,就流氓二哥这种“游击”生活习性,他在一地不会停留这么长的时间。

    二哥一生波折坎坷,他在最艰难时一度流浪度日。可是经过我这么多年对二哥地观察和了解,二哥他可以没有钱,没有地位,没有一切,但不能身边没有女人。这成了二哥“流氓”生活秉性的重要组成。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