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青的博客

反思人生,记录生活

 
 
 

日志

 
 

痛悼彦青伯伯  

2007-11-28 12:18:49|  分类: 传记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21日早八点姐姐从济南来电话说刚刚看到《齐鲁晚报》上登载张彦青伯伯去世的消息。我刹那间大脑一片空白,随之就是对自己地自责。今年春节原来和妹妹说好的要去彦青伯伯家看他老人家,因为姐姐回家过年,我和妹妹在春节期间承担了伺候母亲的义务。寒假过去后我又马上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之中。工作暇余我也曾几次想到去看伯伯,结果都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去成,这成了自己一生都不可原谅的遗憾。

彦青伯伯是山东省著名的山水国画家,美术教育家,山东艺术学院教授,离休干部,曾任山东省政协委员等职。 彦青伯伯原名张焕,后改名为张彦青。彦青伯伯1918年11月出生于山东省临清县大辛庄乡近古村,他家在当时的临清县可以算得上是名门望族。当时他家有良田近四千亩,佃户百余家,另外他们家还开了油坊、棉花加工、砖厂、丝厂、钱庄等。

彦青伯伯家和我们家有着很深的历史渊源。我们老家原来在临清县城西南的于楼村,后在上个世纪初搬迁到了大辛庄乡景福庄村。据说我们曾祖携全家迁至景福庄村与张家还是有关系的。一说曾祖是名医术很不错的民间中医,迁居到大辛庄乡有受张家之邀的缘故;一说曾祖迁居到大辛庄乡是为了离城更近(景福庄村在临清县城南五华里),而且家里还租种了张家的一些土地以维持生计。当然,因何种缘故迁居,因为时间久远知情者当事人已经没有了而无从知晓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祖父子灵先生启蒙读私塾是在张家。

彦青伯伯和我父亲金鼎先生的关系和友谊可以追溯到他们的孩提时代。他们从小一起在临清县城上小学初中,曾有幸在初中时师从藏克家、李光家等名家。抗战开始后,父亲金鼎先生去了四川绵阳读高中成了流亡学生。而彦青伯伯先是于1937年参加了以他们家族发起组织的民间抗日武装“临南团”,坚持抗日战斗两年多。后因临清县全面沦陷,“临南团”解散,1939年,彦青伯伯只身逃出临清去了天津市英租界马厂道马厂别墅的张公馆。

  张家公馆的主人是抗日民族英雄国民党第33集团军司令张自忠将军胞兄张自严的私宅。彦青伯伯因为生在望族之家,在他十六岁还是一名初中生时,家里就给他包办了一门婚事,新娘子张廉蓂就是张自忠将军的亲侄女张自严的女儿。新婚典礼异常隆重,当时临清各界名流都前去致贺。其中有临清专员赵仁泉、县长徐子尚、聊城行署教育巡视员潘子灵(我祖父)等。酒席摆了五百多桌,尽显张家之豪谊。

 彦青伯伯去天津张家公馆实际上是去投奔岳父岳母家。到天津后,彦青伯伯先在高中补习学校补习了一段高中课程,在补习学校中他又结识了同学,原清末洋务派大臣大学士、学部大臣张之洞的曾孙张觐文,两人不仅要好而且还都有绘画的爱好。彦青伯伯后经人引见慕名拜天津市小白楼陈少梅先生门下学习国画。1940年夏,经陈少梅先生举荐,彦青伯伯去北京考入辅仁大学美术系学习至1943年毕业。1944年彦青伯伯辗转来到战时陪都重庆,师从徐悲鸿先生,成了中央大学美术系二年级的一名插班生。这时正值父亲金鼎先生在中央大学历史系读书,他们经过七年的分别又在重庆重逢了。

 在我印象中,我第一次见到彦青伯伯好像是1963或1964年。彦青伯伯当时去曲阜尼山水库写生,当地老百姓认为行迹可疑,怀疑是国民党特务在搞地形情报绘制,随被当地公安机关拘押询问,后被证明是一场误会。他放出后就直接来到父亲的学校找到了我父亲。当时我们都小对彦青伯伯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但直到今天我清楚地记得我父亲见到彦青伯伯,以及彦青伯伯在我们家吃饭时他们那种发自内心的欢笑。

  我第二次见到彦青伯伯是在1968年1月(大约在古历1967年12月24-25日)。父亲带我到彦青伯伯家主要是与彦青伯伯告别,因当时父亲学校几乎一天一个电报催促父亲回校。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彦青伯伯极力反对父亲返校。他说现在武斗这么厉害,万一你回去有个好歹就不值了,真不行我们回临清老家种地也不能冒着个险。可是我父亲却显得很乐观。他说大不了红卫兵让写写检查游游街,最多再打两下,我又没有其它什么事。

再一点我记忆深刻地是当时在彦青伯伯家,我父亲第一次当着我的面夸奖了我,他说xiaoqing这孩子聪明,以后肯定有出息。现在我想来也很不可思议,因为我父亲一直对我要求很严,对我很少表扬,更别说当着别人面表扬我了。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听到父亲表扬我。现在我想来:这是不是父亲将不久于人世的一种预兆,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宁肯父亲一辈子不表扬我,我也不愿意我的父亲离开我。因为在这以后过了一两天,父亲没有听彦青伯伯的忠告还是返回到了学校。再之后不到一个月父亲就被红卫兵迫害含恨离开了这个世界。

  父亲金鼎先生去世以后不久我又一次来到了彦青伯伯家,我把父亲不幸去世的消息告诉了他。彦青伯伯听后先是一愣,后随之振臂高呼:坚决拥护毛主席革命路线!我对当时彦青伯伯的这一突然举动吓呆了。当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彦青伯伯突然掩面撕心裂肺地号啕大哭......。这也是我一生中直到今天见到的一位年近五十岁的中年人面对我们晚辈这样地痛哭。

  1968年父亲去世后,我们全家迁来济南。彦青伯伯平时很少到我们家来,但是每到年关时,他都会很准时地给我们家送来足够多得鱼和肉,此举一直持续到我参加工作为止。

 彦青伯伯一生为人正直,有一副山东人特有的侠胆义肠。他的一生有着许多传奇。年轻时他高举抗日大旗,与本家族兄弟组织了抗日武装,英勇地抗击日本侵略者;他重视亲情友情,在辛苦抚育六个儿女的同时,还一直没有忘记在文革我们全家遭难时接济我们一家;当他文革后回家乡看到家乡小学房屋破旧图书稀缺时,他毅然从不多的积蓄中拿出钱来帮助学校修缮房屋,并不间断地捐献了万余册图书。更令人感动地是2005年彦青伯伯无偿地将自己创作精品近200幅国画,以及毕生所收藏的400余件古玩捐献给了家乡人民。临清市政府特为此投资兴建了“张彦青艺术馆”,该馆已于2007年5月23日正式开馆。

彦青伯伯年近九十离我们而去了,他不仅给我们留下了他众多的美术精品,而最重要地是他给我们永远留下了他那高尚的人格。这才是我们做为晚辈应该永远牢记的宝贵财富。

我永远敬仰的彦青伯伯,您xiaoqing侄子将永远怀念您!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