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青的博客

反思人生,记录生活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天津市 南开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杂谈:人的观念

2017-11-15 10:32:04 阅读20 评论0 152017/11 Nov15

        最近一个多月,自己也不知道忙的什么,时间转瞬即过,令人感到沮丧。
       自己也可能是年龄的缘故,不到六十岁时,没有什么感觉。年过六十后,听到的,看到的,遇到的都不是令人高兴的事情。当然,也不全是负能量的信息。比如,多年来我就动员儿子考博。年轻时,他不想考;现在想考了,基本上都不招在职的了。所以,他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还好,他今年终于考上博士了!这不仅是我们家的好消息,也是整个家族的喜讯。
       最近我常想:一个人要想改变原有家庭的影响很难。因为一个家族生活在环境使这一家族的人把生活的习性---这一社会属性已经融进了家族的遗传,成为了带有社会生活痕迹的,家族性遗传的生物学特性了。这也是我们经常说的家庭的生活环境、生存地位、生活习性,决定了一个人对问题的判断,和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

作者  | 2017-11-15 10:32:04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杂记(81)生命的脆弱

2017-10-29 16:40:16 阅读24 评论2 292017/10 Oct29

        前几天和原来同事电话聊起来,获知和我年龄相仿的一些同事这几年相继去世,唏嘘之余,也使我感到人生命的脆弱。
       我原来平房的邻居福俊大哥,多才多艺,文革父亲跳楼自杀,他们全家被赶到农村,文革后回来,在学校开大客。前年开电动车送孙子到儿子家时,心梗猝死,享年61岁。原来农场的副场长,退休后每天清晨在家做俯卧撑,不想突然一天做着俯卧撑就爬倒在地猝死,时年63岁。学报编辑部的李老师,嗜酒如命,每喝必醉,酒德稍差,退休后悠哉悠哉,不想突然查出病来,手术后三个月就去了,时年63岁。校办曹老师退休后去烟台给孩子看下一代,三年前突发心梗去世,时年62岁。人事处王老师、家是曲阜的王书记,林学的孙老师,这两年都先后离世,他们一个49年,一个50年,一个52年。去年,59年的薛老弟监考时感觉不适,去医院后已经无法抢救,大面积心梗去世。

作者  | 2017-10-29 16:40:16 | 阅读(24) |评论(2) | 阅读全文>>

儿子考博记

2017-9-30 22:08:44 阅读31 评论2 302017/09 Sept30

      前几天儿子拿到了荷兰蒂尔堡大学金融学博士录取通知书,当他把这喜讯告诉我时,我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儿子聪慧、正直、坦诚,六岁上学,十一岁读初中(他的小学是五年制的),十四岁他就以当年泰城6000余名中考生中的第七十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了省重点中学----泰安一中,他的成绩高出当年泰安一中重点班计划录取最低线70多分。十七岁时,他顺利考入山东大学。二十二岁时他通过外语考试,顺利出国读研究生,二十五岁拿到了英国皇家学院MBA的学位回国,经过教育部学历认证,顺利落户北京。
       自他回国前,我就三番五次地建议他在国外把博士读下来再回国,可是他不接受我的建议,我无奈。回国后,他从最基层干起,历经七八年的时间,他现在已经成为央企的一名中层业务领导。

作者  | 2017-9-30 22:08:44 | 阅读(31) |评论(2) | 阅读全文>>

痛悼东良表哥

2017-9-11 8:34:12 阅读22 评论0 112017/09 Sept11

        我一年来一直忙,加上夫人腰椎不好已经一年多了,所以春节时只是电话给表哥拜了个年。六月从北京回济南后一直没有抽空去看这位八十岁的老表哥,要说理由一是天太热,去别人家确实不方便;二是我自己的懈怠,整日瞎忙,也没有给表哥报个到。
       八月底,我在家拿起电话给表哥家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边是表嫂接的。我首先问了表嫂好,接着我请表嫂让表哥接电话,没有想到电话那边表嫂的一句:你表哥已经走了的回答,使我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接着就听到表嫂在电话那头的抽泣。。。。。。电话这边的我也不能自己了
       过了一天,我约着妹夫一起去看望表嫂。表嫂今年七十八岁了,因为腰伤,整日不能下楼,全靠大女儿每周三次来家里送些蔬菜果品等

作者  | 2017-9-11 8:34:12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离奇的梦境

2017-8-8 9:20:07 阅读117 评论2 82017/08 Aug8

      昨晚我十点上床,看了《史记》的一个篇章,又看了《中篇小说选刊》的一个中篇,然后就听着广播睡觉了。可没有想到的是晚上做的梦光怪陆离,早上醒来一头雾水。
      梦境是做的原来住的里分的17号的小西屋,梦境中有妈妈。因为那时候大多时间都是我和母亲住在一起。梦醒来时情节有些模糊了,不过有人欺负我们家,具体细节不记得了。可笑的是欺负我们家的人竟然是我多年以后大学里的同事。这个人农大和我同事,财大又和我同事。
      梦中自己内急,想到隔壁19号院找个厕所(其实我们胡同三个院:17、19、21号都没有厕所,就胡同里有一个公厕)。结果去了19号院,小东屋门口有个井,井口上用一个大的衣服盆盛着水坐在了井口上(现实中19号院小东屋门口根本就没有一口井);19号

作者  | 2017-8-8 9:20:07 | 阅读(117) |评论(2) | 阅读全文>>

其实有些多虑

2017-8-4 9:49:37 阅读29 评论5 42017/08 Aug4

      学校公示学科点调整后,自己确实心里很不好受。为此,给学校研究生院写了封信,提了个“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建议,现在看来,当一些人想要做这件事的话,建议也好,极力阻止也罢,都不可能有任何效果。这就是国情。长官意志左右一切。其实我也早就明白这些,可还是螳臂当车,幻想再努力一把,看来一切都是多虑的!
       自己已经基本上退休了(还有研究生没有毕业),很多事情应该放下了,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可就是到事情上自己还是很纠结。看来,做到心静是很难的。不过,通过许多事情,自己也在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力争通过时间慢慢使自己彻底放下一切,到那时候估计就没有那么多惆怅了!
      

作者  | 2017-8-4 9:49:37 | 阅读(29) |评论(5) | 阅读全文>>

对学校调整学科的建议

2017-7-28 14:43:28 阅读38 评论3 282017/07 July28

      周一,天津理工大学研究生院发布了关于对教育经济与管理学科点调整的公告,一周以来心情很复杂,且很难过。这个学科经历了十余年的风风雨雨,一路走来真的很不容易,可是,学校不顾这些,哎。。。。。。
  为此,我给研究生院写了一封信,希望学校能着眼未来,对学科点进行整合,保留学科点,以利于今后学校发展。

“学校研究生院

作者  | 2017-7-28 14:43:28 | 阅读(38) |评论(3) | 阅读全文>>

杂记(79):炎热的夏天

2017-7-23 22:08:40 阅读33 评论1 232017/07 July23

       七月五号一早驱车自北京返回济南,一路顺利,五个小时,下午四点就回到了济南。
       自去年进入半退休状态后,自己心态渐趋平缓,还有几名研究生没有毕业,自己争取把他们带好,顺利使他们毕业。
      回济南不久就入伏了。今年气温异常的高,七月中旬持续多日的35、6度的高温,感觉到了夏日的炎热。
      很长时间了,自己晚上做梦都是一些真人真事,像是平日的生活,可是又很荒诞。这里面既有平日里的同事朋友,也有已经离世的亲人。这种梦境的频繁出现使我不解。。。。。。
       七月对儿子很是关键,在他的人生历程上他做出了重大的正确的抉择,我很欣慰,我在暗暗给他使劲,希望他心想事成!

作者  | 2017-7-23 22:08:40 | 阅读(33) |评论(1) | 阅读全文>>

杂记(78)京津纪实

2017-6-26 12:00:53 阅读35 评论0 262017/06 June26

        6.13号,在济南住了一个半月后,急忙来到天津与研究生讨论他们的研究进展。在天津一个星期,与学生讨论了四次,效果很好。尤其是我研二的学生已经逐渐进入了状态。原来苏同学一直对学习找不到感觉,虽然他也很刻苦,可是整个思路逻辑显得很混乱,所以我一度想放弃他,让他从头开始,延期一到两年看看再说。批评他大半年,他现在按照我的要求正在逐步走向正轨。刘同学是个女生,选了个青年女性农民的题目做论文,那只好让她先去农村调研,目前进展顺利。
       退休了,虽然还有几名研究生需要指导,可学科点一直是我不割舍的软肋,因为这些年我对这个学科付出了太多精力和情感。现在学校整合学科,我们学科已经被列入被整合下来的名单,虽然感觉很遗憾,可是考虑到整个学院学科发展,也只能退一步。

作者  | 2017-6-26 12:00:53 | 阅读(3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杂记(76):输球是正常的

2017-6-14 7:43:12 阅读20 评论0 142017/06 June14

        自国足世预赛出线基本无望后,我就放弃了再看国足的比赛。昨夜国足又平了叙利亚,其实大家都知道平就是输。因为这是一场生死之战。失望之余,我感觉,国足技战术的差距是一个现实。可是,在场上队员那种为国争光,生死拼搏的精神我们却很难看到。原因是这些年的职业联赛使这些队员重视的是各自在俱乐部球队的位置、年薪,这是很实实在在的东西。为国家队踢球,首先队员想的是怎样保护自己不受伤,至于胜负对他们来讲其实不重要。因为赢了球却受了伤,对于个人来讲损失的可能是百万甚至千万的收入。
        纵观这些,我认为,国家队应该对入选国家队的队员:一是要求被选中队员的俱乐部在其队员为国家队踢球时给提供高额的商业保险,免除队员一旦受伤的后顾之忧;二是按选进国家队的人数给相关俱乐部联赛加分,俱乐部把各自队员在国家队踢球的时间、输赢的奖罚几倍于联赛。

作者  | 2017-6-14 7:43:12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清明祭

2017-4-29 17:16:00 阅读32 评论2 292017/04 Apr29

        唐代诗人杜牧《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诗是至今流传最广的一首诗。他的细腻入微的刻画u,把清明时节人们的神态清晰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今日清明,恰好多地也在淅淅沥沥下着小雨,这使我眼前一下子又呈现出了杜牧清明诗的场景。
       清明之时我要祭奠的至亲很多:父母亲、岳父、两位姑姑姑父,还有姑表妹。说来奇怪,近日一直在做梦。我做到了我的父母亲、大姑父、小姑父,尤其是大姑父自从他去世后我从来没有梦到过他。还有我前年去世的姑表妹。
       人们都说人有灵魂,我坚信这一点。我感觉,人的去世仅仅是又换了另外一种活法。还有人说,我们在阳间的人尽量不要多与已经去另外一个世界的亲人交流。我没有这种忌讳,反而我感觉这是我与他们之间心灵的交流方式。

作者  | 2017-4-29 17:16:00 | 阅读(32) |评论(2) | 阅读全文>>

杂记(75):朝鲜半岛已处于战争边缘

2017-4-14 18:26:55 阅读18 评论2 142017/04 Apr14

        近来朝鲜半岛局势越来越紧张,关键是北朝鲜一直处于强硬态势,今天发导弹,明天进行核试,非常态的一些做法,令国际社会哗然。
       北朝鲜这些年在金的领导下,穷兵黩武,使朝鲜半岛局势一直在紧张中。前几天,美国对叙利亚进行了打击,昨日又把当今世界最大的常规炸弹投向了阿富汗,其实,我感觉美国此举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想用亮肌肉的办法震慑北朝鲜。中国最近在安理会对叙利亚的决议中投弃权票实际上是给了美国一个面子。因为,习总刚与特朗普会面,他们在许多问题上深入交换了意见,哪些问题,深入到何种程度,无人知晓。但我肯定北朝鲜问题是他们谈的一个重要问题。
      据上分析,美国有可能和我们在北朝鲜问题上达成了某种共识,即美国有可能采取外科

作者  | 2017-4-14 18:26:55 | 阅读(18) |评论(2) | 阅读全文>>

里分那些事(8):扫街的兄妹(二)

2017-4-3 18:15:00 阅读35 评论2 32017/04 Apr3

       我们兄妹俩每天清晨扫大街一般都是在七点钟之前就完成了,因为我们扫完街还要在家吃早点,然后背起书包去上学。我们俩的分工是我负责扫纬六路一条马路,外加马路南头的一个小的里分。妹妹则负责扫里分的三个胡同。
      那时可能是年龄小的缘故,至今我回忆起来,没有感觉扫大街有多么丢人。几年的清晨扫街生涯,使我慢慢掌握了扫街的技巧。这种技巧最终是基本上达到了省力、快捷、干净、尽量少损坏扫帚的目的。一遍扫完后,还要清扫垃圾。装垃圾的车子,不是像现在清洁工的三轮车,那时我们家的经济条件吃饭都成问题,哪能装备这么奢侈的垃圾车。经过我们院子里的黄三哥的帮忙(在里分那些事中我曾写过残疾手的黄三哥与他继母的故事)给我找了几个地排车轮轴上废旧轴承(黄三哥的职业就是拉地排车的),又找了几块木板儿钉起来,形成了一个长

作者  | 2017-4-3 18:15:00 | 阅读(35) |评论(2) | 阅读全文>>

博客十年

2017-3-31 19:43:38 阅读27 评论5 312017/03 Mar31

         十年前,一次和同事吃饭,大家谈起来博客,我当时听的是一头雾水,大家现场还笑话我孤陋寡闻,不跟形势。说真的,当时我真不知道什么叫博客。还好,饭后经同事邱老师指点我建立了自己博客,没想到这一开博就是十年。
         在这十年中我共发了博文444篇,累计也有四十万字了吧。我的博文比较杂,主要是对时事的一些看法,还有回忆、散文、杂文等。另外,我认为好的博文也转载了十四篇。
         写博文我大多是有感而发,我不强求点击率,因此,我至今拒绝加入任何一个博群。所以,我博客的阅读量一直很低。我不在意这些,现在我把博客当做了我记日记新的形式。现在退休了,因为手上还有一些未尽的课题研究和未毕业的研究生,所以严格说起来我现在还不能静下心来整理我的博客,把它分分类,有些需要删减润色。

作者  | 2017-3-31 19:43:38 | 阅读(27) |评论(5) | 阅读全文>>

杂记(74)我为聊城人而羞愧

2017-3-28 19:06:20 阅读35 评论4 282017/03 Mar28

         近几天,山东聊城频上国内各大网络的头条。原因就是年轻人于欢因看到母亲受辱义愤护母而使行凶者受伤不治身亡,法院一审判其无期徒刑。另外一个是包头居民楼爆炸案嫌犯原始居住地是聊城。两起大案,一前一后,惹得舆论界哗然。
        我的祖籍山东临清,现属于聊城市管辖。因此,也可以说我祖籍是山东聊城的临清。聊城位居古运河边上,是山东一座古城。历史上,聊城的东昌府,其周边的临清、阳谷、茌平、高唐、东阿都是历史文化名城。近代的季羡林、张自忠都是临情人,可以说是这一地区的代表性人物。
        据说这些讨债的恶人都是山东冠县人。冠县是聊城地区唯一的抗日时期的老区。因为处于几省交界的地理位置的原因,自古以来盗贼响马

作者  | 2017-3-28 19:06:20 | 阅读(35) |评论(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